首页 > 美文精选 > 以科学的名义:软妹子和一个暴躁的精神病一生共用一个身体,是场怎样的磨难...

以科学的名义:软妹子和一个暴躁的精神病一生共用一个身体,是场怎样的磨难...

公众号abcbags 2017-08-12 533 0



      今天要说的故事,关于一对双胞胎。

      Masha 和Dasha,可以说,她们曾经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一对连体双胞胎.... 

      但是她们的一生,从出生开始,就注定着无穷无尽的苦难。

      事情还要从几十年前说起...... 

      当时的苏联,有个生物学家叫Pyotr Anokhin。 他是苏联最高的医学科学组织-苏联医学科学学院的院士,也是俄罗斯国家学术机构-俄罗斯科学院的成员之一。

      当时他正致力于研究血液系统和神经系统分别对身体的作用.... 

      要做这种研究,如果能找到一对共享血液系统,但是各自却都有独立神经系统的双胞胎,那成了最好的研究对象。

      于是,Pyotr Anokhin通知了所有苏联的产科医院,如果有连体婴的出现,要及时通报他们团队。

      1950年1月3日,一名苏联的产妇用了两天两夜生下一对双胞胎...

      经过医院汇报,Pyotr 团队认为,这是一个绝佳的研究对象.... 

      于是,双胞胎一出生就被抱走了。

      医生告诉母亲,她生了一个畸形的怪物,需要全权交给政府照顾。

      母亲同意了,不过有个条件:必须要保留对孩子的抚养权,并且要能够经常去看望她们。

      有一天夜里,一个夜班护士偷偷把孩子带到了她们母亲的床前,好让母亲能握握她们的手。

      也是在那次见面后,母亲对孩子的爱一下子就被激发出来...

      她说什么也不签字,她不想完全放弃这两个孩子…

      因为她这个态度...

      一段时间后,科学家告诉孩子的母亲,两个孩子都已去世,死于肺炎。

      母亲以为是真的,她伤心了很长时间,终于接受了这个噩耗…

      然而当时的真相是,这对双胞胎被带到了莫斯科的实验医学研究所... 成了Pyotr 团队的研究对象....

      在这里,她们就像小白鼠一样,被科学家反复折磨,反复实验…

      这对双胞胎姐妹,有4只手,3条腿,2个头,2套心肺器官。  两人的上半身在放松状态下呈180度对立。 两人一起,就像一个T字形.... 

      她们之所以被科学家用各种方式据为己有,那是因为她们对研究来说,太有价值了。

      是的,两姐妹就是当时他们迫切想要找到的具有共享血液系统,但又有各自独立神经系统的双胞胎。

      为了验证血液系统和神经系统对身体的作用...

      科学家简直不把她们当人看…

      他们会把双胞胎中的其中一个泡进冰水里到极限低温,同时测量另一边双胞胎的体温。 看是否会收到连体的另一半的影响。 

      他们会选择其中一个,对她灼烧,电击。 看另一边能否感受到这一半的痛楚。

      他们不让其中一半睡觉,甚至是用针头直接刺她,只为研究这些行为对双胞胎中另一个的影响,由此了解血液系统和神经系统的作用...

      极端的情况下,科学家甚至向他们的血液里注射辐射物质,一切都以科学的名义进行..... 

      因为有不同的神经系统,姐妹俩可以一个生病,但是另一个却完全健康。

      就这样,她们被活活折磨了6年…

      1956年,两人6岁.... 

      估计科学家们做完了研究,才把她们送到莫斯科的“创伤学和矫形术中心研究院”。 在这里,才有人开始教她们怎么走路,怎么学习一些小学的知识。

      接下来的8年,她们一直住在一个病房里,与世隔绝...

      一直到1964年,不知是哪里走漏了风声,一个关于“双头女孩被关在研究院”的新闻开始四散开来。

      在强大的舆论之下,

      姐妹俩被送到了一个专为残疾孩子提供的寄宿学校。

      在这个学校的4年时间,成了她们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。

      1968年,为了双胞胎能在人群里不那么扎眼,她们的第三条腿被截肢。

      之后,政府对他们的安排,一直很断断续续... 

      她们辗转住过各种政府给没有自理能力的老兵,退休工人准备的老人院。

      那时候并没有给残疾人专门开设的收容所,因为当时苏联认为残疾人是他们整个体制的瑕疵。

      刚开始住的地方,条件非常差,像牢房一般,黑暗、狭小,两人睡一张单人床,院子四周被高墙围绕,上面还有铁丝网。

      她们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20年。

      1988年,她们的故事开始引起人们更多的注意,还上了国家电视节目…

      她们才有机会换到了一个条件好一点的老人院。

      用大家给的捐款,双胞胎第一次采购了一批奢侈品:电视,电脑,游戏机,音乐播放器。

      看着她们俩的生活似乎慢慢好起来了,也没有人再折磨她们了。

      但是,

      她们姐妹俩还会自己折磨自己…

      确切来说,是Masha折磨Dasha。

      虽然两人长得一样,流的血也一样,还用着同一双腿,

      但是,两人的性格截然相反。

      初次见到Masha,你会觉得她很健谈,很开朗,也会开一些玩笑。

      但是Dasha给人的第一眼印象是安静,腼腆。

      可是,当你再深入接触之后…

      你就会有不一样的发现...

      Masha非常的以自我为中心,她很任性,很贪婪,很喜欢欺负别人,没有同理心。她还具有精神病人的各种特征…

      她甚至有点为自己连体这种与众不同的样子而暗暗感到自豪。

      如果街上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们,她就会直接骂过去,并且跟对方挥拳头…

      相反,Dasha很谦虚,很友善,很温柔,很大度,也很安静。她不喜欢出门,听到别人的议论,叫她们“双头怪”时,

      她会难过,会伤心,甚至回家后还会为这一切流泪。

      Masha则没有任何感觉。

      除了长相,Dasha跟很多软妹子无异,她喜欢浪漫,喜欢化妆,喜欢打扮成美美的小女生。

      但是,Masha的心里似乎住着一个男人,她永远穿得像个男人,剪很短的头发。而且,据跟姐妹俩走得很近的一个作家观察,Masha是个同性恋,还曾经喜欢过一个女生...

      如果只是性格不一样,也许还没什么,最要命的是,Masha一定要Dasha按照她的方式生活…

      Masha逼着Dasha剪一样的短发,穿一样的男装....

      因为Masha喜欢酒,但是她自己的身体会因为咽反射本能的抗拒酒,她只好逼着Dasha喝酒....  因为两人共享一个血液系统,Dasha喝酒后,Masha也能体会到喝醉的感觉... 

      在两人成年后,Dasha渴望被爱,渴望有一个独立的身体,渴望跟母亲有一段正常的关系,

      但是这一切,都被Masha一一否定。

      曾经,Dasha爱上过一个男孩。 他叫Slava,当时跟她们参加的是同一所残疾人学校。男孩也很喜欢她…

      两人开始有了感情,甚至还想发生性关系。 但是Dasha知道,虽然她们姐妹俩有两个阴道,但是只要是Masha醒着,这事就绝对不可能发生...

      她甚至想到过故意喝醉酒,好让Masha也醉倒过去...

      这样,她和Slava就有机会啪啪啪了。

      至于Masha,刚开始,Masha还没有察觉到Dasha的这段恋情。

      当她发现Dasha是认真的时候…

      她对Dasha说:“我没办法和Slava相处一辈子的,肯定没办法,我不喜欢你们接吻。好吧,也许你们可以转头去另一边接吻,但是这已经是底线,我不能容忍其他更深入的事情发生,我对他没兴趣”。

      我们之后会回莫斯科,离开Slava”(当时她们在新切尔卡斯克)

      Masha就这么横插一脚,硬生生砍断了Dasha和Slava的恋情。

      失恋之后,Dasha一度变得很抑郁,甚至想要上吊结束这一生…

      然而跟Masha连体,Dasha就算是死,也是身不由己...

      Masha就像是一个充满控制欲的有毒恋情中另一半,只不过,一般情况下人们可以分手,但是Dasha却无处可逃。

      Dasha开始想要一个独立的身体,进行分离手术。

      也有很多专家表示愿意为她们做分离手术...

      每次这个时候,Dasha总是充满希望,但是Masha会冷冷说出一句:不要。

      她不想做分离手术,所以她们就不会分开,她们两人的关系中,Masha始终是强势的那个。

      对母亲也是如此...

      因为后来的媒体曝光,母亲也终于发现原来当初医生说死于肺炎的双胞胎,并没有死。

      母亲找到她们,还经常会来看看她们。

      Dasha渴望能跟母亲培养感情,渴望能感受到来自母亲的爱。

      但是,不知道为什么,在母亲来看了她们一段时间后,Masha直接表示要和母亲断绝关系。

      她只依自己的想法行事,她不管Dasha有多么期待能和母亲有一段正常的关系。

      她们其实还有两个弟弟,但是两个弟弟都因为她们的外貌不想认她们…

      Dasha一直想要改变人生,她会去做手工赚钱,但是Masha就只在边上吸烟看杂志…

      甚至对童年遭遇的那一切,两姐妹也有截然不同的看法...

      其实,童年的一切痛苦,她们都已经不记得了。

      当有人跟她们讲述科学家怎么在她们身上做实验时,

      Masha的回答是:“这些人简直是纳粹,他们应该一排站好,然后全部被扫射致死”

      Dasha却很平静,也没有什么怨恨:“不是他们的错,他们只不过在尽他们的工作职责”

      如此不同的两个人,却被迫这样连体度过了一生...

      不过,生命中最后的五年,她们似乎达成了和解..

      Dasha更加坚定,Masha也不会再折磨她,两人的关系平和不少,也会一起找乐子。

      这种岁月静好的生活没有维持太久…

      Masha 53岁那年,她心脏病发作,没有人叫救护车,没人抢救她,17个小时之后,她去世了。

      当时,医生向Dasha提出,现在Masha已经去世,不再需要她的同意,我们可以给你做连体分离手术了.... 你愿意么? 

      然而,Dasha,拒绝了医生的建议...  

      Masha死后,尸体产生的毒素通过血液传到了Dasha的身体里。

      又过了17个小时,Dasha也相继去世。

      53年的连体关系,53年来被迫下来的服从与顺从,让Dashs最后还是选择了顺从Masha,拒绝分离.... 

      哪怕代价是自己的生命..... 


      标签: